壮壮哭得肝肠寸断:都哭抽抽了

 杀人越货的勾当,耿江岳当然不会再自己动手,不过也谈不上有多避讳。

  明人不做暗事地当着海狮城国家队教练夏野同志的面,大魔王一个电话就喊来了走狗,然后清楚明白地下达了任务,狗腿便麻利地在乌贼满腹纠结的状态和小红满脸后悔的神情中翩然而去。接着又过了大概40分钟,赖少康破碎成稀烂的灵魂残片就被送到了三个人的面前。

  交任务的场面,完全没有既定印象中要人狗命的血腥。

  相反的,还透着一股精致和逼格。

  一缕白光,被装在透明的玻璃试管中,试管内壁刻画着隐隐发光的阵法,技术含量很高。耿江岳从尼古拉手里接过这玩意儿,对着灯光,高高举在眼前。试管里的东西,明明连身体都没了,却还能发出声音来。那死命求饶的话,听着悲悲戚戚的。

  “哦……灵魂传递信息是吧?”耿江岳看了片刻,终于看出玄机。

  尼古拉特拉夫斯基点点头,肯定道:“是的,他每一声叫唤,都是在消耗他最后残存的能量,等他没声音了,就是连灵魂都幻灭掉了。”

  “太残忍了……”耿江岳很同情的口吻说着,可一转头就拉起了小红的手,掰开她因为紧张而僵硬弯曲的指头,将装着赖少康灵魂的玻璃管放在她汗津津的手心里,淡淡说道,“小红阿姨,你提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现在能跟我走了吧?”

  夏红看着耿江岳认真的模样,此时此刻,只想给自己来一耳光。

  这个货,连约翰希伯都敢杀,区区一个赖少康又算什么?

  刚才真的不该这么冲动的……

  尤其不该低估耿江岳的执行力,以及他说话从来不开玩笑的风格。

  “抓紧吧,估计再过一会儿,你们这边就要有人找过来了。”耿江岳很平静地催促,一边给夏红分析着局面,“全世界有灵魂攻击能力的就那么几个,现在这局势,天京市出了这种命案,等警察找过来,你就是什么都没做,也脱不了干系。更不用说,这还是你教唆的。”

  夏红听到这里,突然呜地一声就喊了出来。

  她无辜又无助地转头望向她哥,乌贼见状,立马果断站起来,正要大喊一声放开我妹,有什么冲我来,可腿都还没站直,就被尼古拉按了下去。

  人高马大的北方冰原第一高手,可不是海狮队长李强能比较的。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记精神攻击,乌贼就差点浑身灵力暴走,连技能都使不出来。

  这就是第六重若隐境界的强度。

  第五重归真还只是穿透防御而已,若隐境界,却是已经能直达灵魂。

  如此高深的攻击手段,就算是已经堪称绝顶的天赋的魏关山,也是通过多次差点被耿江岳弄死的锤炼后,才终于灵光乍现、突然开窍地顿悟而成。

  相比之下,乌贼就算再牛逼,毕竟也还是太年轻……



  “年轻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冲动。”尼古拉低着头,目光深沉地看着乌贼,气势上完全压制,“以你现在的本事,想追上我,最快也得十几二十年。”

  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轻视过的乌贼,强忍着内心不快的情绪,不动声色地看着尼古拉。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如果耿江岳不在这里,他倒是还能抱着一丝侥幸,看看能不能逃掉。但现在耿江岳就站在一旁,今天晚上,夏红看来是正无穷大的概率,逃不过这一关了……

  “耿总理,我们夏家从没出过叛徒,更没出国卖国贼……”乌贼咬着牙,还想尝试着跟耿江岳讲点道理。

  但耿江岳已经根本没这个耐性,抬手看了眼腕表,淡淡道:“放心,我们去去就回。对小红来说,今天这个夜晚可能会格外漫长,但是对你而言,我想最多也就是一夜时间而已。明天早上天亮之前,我保证把她完完整整地给你送回来。”

  乌贼有点呆住了:“明天就送回来?你到底想让她做什么?”

  “是啊!”夏红也越听越觉得耿江岳这话不对劲,双手抱住胸口,惊恐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妈的,老子有老婆的!我老婆尺码比你大多了,老子才不会打你主意!”耿江岳嚷嚷着,宿舍楼下,几辆警车已经驶入了院子。

  尼古拉轻声提醒道:“主上……”

  “嗯,知道了。”耿江岳拉住小红的手腕,歘一下就没了影子。

  尼古拉淡淡看乌贼一眼,一个闪现,也同样不知道去了哪里。

  过了片刻,乌贼家的门铃又响了起来,大门被砸得哐哐作响。

  乌贼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前,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人,赫然居然是陈振东,阴沉着脸,问乌贼道:“有股很强的能量波动进了这幢楼,是谁?”

  乌贼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振东打开腕表,放出了一个投影。

  只见一间装修颇为雅致的书房墙壁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杀人者,尼古拉斯张七。

  乌贼微微眼皮子一跳:“这么嚣张的吗……?”

  陈振东道:“我一路追踪他的灵力波动到了这里,现在他人呢?”

  乌贼想了想,坦白道:“是耿江岳干的,已经走了。”

  “妈的!”陈振东破口大骂,“当我们东华国是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乌贼不作声。

  陈振东又问:“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赖少康吗?”

  乌贼想了想,道:“他刚刚看了《东华时空》,赖少康在节目上说他是伪君子、装逼、假仁假义,海狮城的新世界政策是谎言和狗屎。”

  陈振东一阵沉默后,略带怀疑道:“赖少康有这么头铁?”

  乌贼道:“刚才那些是我总结的,不过基本上,确实是这个意思。”

  陈振东盯着乌贼,直勾勾地看了几秒钟,问道:“你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乌贼很平静道:“没事。”

  “那就好,下个月又要去海狮城比赛了,好好干。”陈振东拍了拍乌贼的胳膊,转过身,对随行的十几名东华国特警道,“撤。”

  一名特警问道:“那回去怎么说,报告怎么写?”

  “实话实话,耿江岳干的,赖少康在电视上胡说八道,自寻死路……”

  陈振东的他们的脚步声,逐渐在楼道中远去。

  乌贼轻轻一叹,关上了房门。

  ……

  千里之外,耿江岳拉着夏红,几个连续瞬移,就出现在了海狮城的总部大楼能源部部长也就是壮壮的办公室门口。夏红这辈子没经历过这种空间传送的路子,脚底板刚站稳,立马就胃里一阵上涌,嘴一张,直接弯腰吐了一地。坐在壮壮办公室外的36D大姐姐见状,顿时脑回路飞升,脱口而出三连问道:“怀孕了?来找我们壮壮部长的?壮壮部长干的?”

  夏红吐得眼泪鼻涕直流,很是虚弱地三连否认道:“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倒杯水,让壮壮过来,就说我在等他。”耿江岳拉着夏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外头那个壮壮千挑万选出来当秘书的36D小姐姐,看着耿江岳的背影,心里暗暗嘀咕这件事不简单,一边赶紧拿起电话,给壮壮打了过去。

  壮壮那厮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南二岛上跟另一个36D小姐姐探讨人生。原本这种时候接到单位的电话,他是很火大的,可一听是耿江岳要见面,壮壮立马就什么人生都看破了,很严肃地对小姐姐来了句:“对不起,现在祖国和人民更需要我。”擦了擦脸上的红印,五分钟后就出现在了耿江岳面前。

  办公室里,夏红一脸吐到虚脱的模样,正端着一杯热水,小口小口喝着。

  壮壮看看耿江岳,又看了看夏红,调门陡然一高:“我草!不可能!你别想!你想都不要想我帮你接盘!我特么都还是个孩子,我都没结过婚!”

  耿江岳面无表情地看着作妖的壮壮。

  夏红略微呆滞了两秒,一杯子热水直接就泼在了壮壮脸上,泼完还不够解气,又把杯子也扔了出去。壮壮被热水阻挡了视线,一个不小心,就被那带着附魔之力的杯子,稳准狠地正中额头,随即刚要惨叫,耿江岳突然闪现到他跟前,轻轻在他肩上一拍。

  “啊——!”壮壮正鬼叫着,就发现眼前的场景,换了天地。

  沙滩,大海,蓝天,天上还飘着一座岛……

  “啊……啊?!”壮壮的惨叫戛然而止。

  转头看看四周,就看到耿江岳把夏红也带了进来。

  壮壮眨巴眼看着耿江岳,很不理解道:“大佬,什么情况啊?”

  耿江岳酝酿了一下,才缓缓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从付文杰的项目,说到东华国单能派和多能派的历史恩怨,从能源安全的必要性,说到可控核聚变计划的急迫性。最后扯了半天,才扯找他的原因。

  “所以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们时间不多,这个东西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刚好你是能源部部长,你掌握这个技术,也是应该的。虽然说从零基础到技术创新,需要一点点的时间,不过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给你个三四十年,总能弄出来的。

  小红呢,是这个项目的理论部分的直接参与者,她对这个东西,是有很深的研究的。小红啊,这可是你老师的毕生心血。你总不希望他最终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吧?”

  小红想了想,突然间一股热血涌上心头,重重地一点头:“嗯!”

  耿江岳信息道:“太好了,我就欣赏你这种大是大非分明的性格。那我就把这边除时间之外所有的权限都交给你了。我在外面给你们启动静止时间功能,你们两个人,抓紧把东西弄出来,这里的能源你随便用,我保证给你供上。这个空间的用法啊……”

  “不用说了!这个空间就是我帮你打造出来的,我还能不知道吗?”夏红打断道,“你放心在外面等着,我保证帮你把东西弄出来,弄不出来,我就不出去了!”

  “说到做到啊!在空间里人不会变老,你尽管弄,弄多久外面都是一眨眼。”耿江岳兴奋说着,又面向还完全一头雾水的壮壮,握了个拳头,“加油!”

  话音落下,人就消失了。

  壮壮疑惑地看着小红,皱眉道:“大姐,他什么意思?”

  小红却直接反问道:“核反应堆工作原理知道吗?”

  壮壮茫然地点点头:“大概知道。”

  “哦……那就好。”小红随手一挥,面前就出现了一块黑板,飞快道,“我先跟你简单地讲一下我们这个项目的关键技术……”

  壮壮有点抓狂了,喊道:“大姐!你到底想干嘛啊?”

  “还不明白吗?”小红面向壮壮,冷着脸道,“我们要在这里,把可控核聚变技术,从纯理论做到至少实验室试验成功的阶段。这里的时间是相对静止的,理论上,我们有无限多的时间,可以拿来完成这个项目。”

  壮壮一听,顿时毛骨悚然。

  “什么?我要跟你一起,在这里……过几百辈子?!”

  小红却冷冷一笑,看着连发育期都还没完全过去的壮壮,不屑道:“呵!小朋友,别自作多情了,姐姐虽然年纪稍微大了点,可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连儿童不放过……”

  ……

  我的宇宙之外,耿江岳从领域中退出来,刚一开启离线的【时光】功能,【我的宇宙】内部的所有情况,就完全看不到了。就连空间内能源数值的读数,也陷入静止不动。他唯一还能掌握的,就是解除这个【我的宇宙】对外部时间不动状态的权限。

  不过这个权限,他是不会主动动用的。

  因为他在离开前还干了件非常缺德的事情,就是给空间做了个一个逻辑设定,只有当小红和壮壮完成和通过了项目的实验室测试,才会有一个“退出”键从他们面前弹出来。

  很残忍,可是实在没别的办法。

  只有年轻男女,才能在封闭空间里,一直鸡血下去啊……

  要换成是张泰恒和小红,那特么还能有什么工作激情可言?

  只会造孽。

  耿江岳一路快行,从南二岛瞬移到中转站,然后直接从中转站穿墙而出进入幻灵界,又往前飞了大概十几分钟,才在一处幻灵界的岩浆池前,停了下来。

  那池子一望无际,估摸着最少能有三五十个海狮城的大小。

  耿江岳蹲下来,双手贴地,整个幻灵界的地面,就轰然摇晃起来。

  面前的岩浆池,岩浆滚滚翻动。

  不一会儿,就有数不清的怪物从池子里爬出来,耿江岳一心二用,万剑归宗直追那些怪物而去,与此同时,池子的水位线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降。

  不但是池子,就连周围的草木、石头、土地,甚至连整个儿空间都在扭曲。

  耿江岳就如同一个黑洞,源源不断地将幻灵界里所有能触碰到的一切物质,吸入【我的宇宙】空间,转化成巨量的能源——可控核聚变项目的实验室测试,到底要用掉多少能源,耿江岳心里完全没数,但能量这东西,总归是越多越好。

  幻灵界的空间,在耿江岳变化的外挂下,不断地被撕裂,又飞快补上。

  如果幻想现实假说成立,这片地方,可是就是经历了一千多年,几十代人的精神力量所孕育出来的。按这么算,这得是多少人的共同成果?

  保底三五千亿了吧?

  或者更多?

  幻灵界震动不停,无数的怪物,从空间裂痕中掉落出来,立马惨叫着被耿江岳收割。

  猩红色的天空,颜色却越发的加深。

  幻狱界,魔王殿中,沉睡了许久的魔王,突然睁开了眼睛。

  血红的瞳孔中,露出几分疑惑。

  它环视四周,殿内的108座石像空了不少,不知去向。王座正下方,马仲颖的石像稳稳地坐着,一动不动,就像真的变成了一块石头。

  就在这时,幻灵界天摇地动的动静,倏然停止。耿江岳站起身,看着四周不论怎么破坏但就是能迅速自动修复的场景,微微地喘了口气。

  【我的宇宙】中,小红已经发出了退出申请。

  耿江岳心念一动,瞬间返回海狮城的办公室,将小红和壮壮从领域里带了出来。

  回到现实世界的壮壮,在短暂地失神了片刻后,立马哭天抢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十八年啊!十八年啊!耿江岳我日你姥姥!我日你姥姥啊!你知道我在里面是怎么过来的吗?每天都盯数据啊,写代码啊,做数学题,画设计图啊,我日你十八代仙人啊!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升个上将,你都对不起我啊!嗷嗷嗷嗷……”

  耿江岳被壮壮哭得一脸蛋疼,转头看了看小红,只见这姑娘满眼噙着泪,眼眶发红,然后抽泣着走到壮壮跟前,蹲下来把他抱进怀里,安慰道:“老公,都过去了,过去了啊……”

  壮壮顿时哭得更伤心了。

  女大三,抱金砖,他这是被迫抱了三块啊……

  “耿江岳……我,我……”

  壮壮哭得肝肠寸断,都哭抽抽了。

  然而耿江岳并不在意,只是问道:“你们那个成果……”

  小红头也不回地就甩出一大本设计图。

  耿江岳接到手里翻了翻,嘴角一扬。

  这下子,不就啥都有了吗?!

  牺牲壮壮一个人的幸福,却换来全人类的进步……

  耿江岳不由肃然道:“壮壮,人民和历史,会铭记你对这个世界的贡献的。”

  壮壮:“你特么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