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我把手放到同桌衣服里

 早回来了一会儿。”

林镇伟笑呵呵地回答着,同时脱起了身上的大衣。

 

叶舒凡伸手帮林镇伟扯着袖子,大衣脱掉之后叶舒凡顺手就接了过来,似乎是经常帮林镇伟脱外衣,转身熟练得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还是家里暖和,今天外面风大,送快递的时候都快把我给冻死了。”

 

林镇伟刚说完话叶舒凡便开口应道:“我去给你烧点热水喝,你等一下啊。”

 

“不用了,小凡,我不渴,而且家里又不冷,用不着非喝热的。”

 

“嗯,那赶紧洗澡去吧,在外头跑了一整天了,浑身上下都是灰尘,我去做饭。”

 

叶舒凡说着话扭头就往厨房走,林镇伟赶紧阻止道:“诶?你做什么饭啊?饭待会儿我来做就行,你回房间写作业去。”

 

“我今天作业就一点儿,刚刚已经写完了。”

 

“作业写完了就去复习复习,要是累了的话就去休息一会儿,我今天又没加班,力气有的是,用不着你一小孩子来做饭。”

 

“我……”

 

没等叶舒凡继续说话林镇伟就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轻轻地把她往房间的方向推,同时笑呵呵地说道:“行了,赶紧回房间去吧,我冲个澡就去做饭,好了就叫你。”

 

说着话林镇伟已经伸手帮叶舒凡推开了门,然后转身走向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浴室里响起了水声,叶舒凡呆呆地站在房间门口,犹豫了片刻,然后缓缓地抬起了脚,朝卫生间跟了过去。

 

卫生间的门已经很旧了,锁是坏的,关不上,吱呀一声,叶舒凡轻轻推开了门。

 

浴室里冒着热气,隔着玻璃门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结实的身影在搓洗着身体,叶舒凡小心翼翼地往里走了两步,墙边的衣篓里放着林镇伟进去洗澡之前刚刚脱下来的衣服。

 

叶舒凡往浴室里看了一眼,然后弯下腰,拿起了衣篓里最上面的一条藏青色的内/库。

 

内/库有点潮湿,林镇伟已经在外头忙活了一整天,身上出了不少汗,不过毕竟刚刚脱下来没多久,除了潮湿之外,内/库上还留着一些体温。

 

叶舒凡抬起手,把内/库凑到自己面前,然后轻轻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唇。

 

叶舒凡深吸了一口气,混杂着一丝/脲/臊味的汗气涌入了叶舒凡的鼻孔,叶舒凡好像是被这股气味迷惑了似的,一点点闭上了眼睛。

 

“嗯……”

 

叶舒凡轻轻哼了一声,脸色开始发红,呼吸也跟着渐渐急促了起来。

 

没错,叶舒凡把她的继父当成了性幻想的对象。

 

叶舒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林镇伟产生幻想,林镇伟算不上有魅力的男人,虽然身高不算矮,将近有一米八,身材也算是壮实,但相貌确实算不上好看,也就是五官和脸型比一般长相的人稍微硬朗了一些。

 

而且林镇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赚的钱倒是足够养家,但实在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有面子的职业,常年都在室外奔波,风吹日晒,雨打雪洒的,林镇伟的长相比起同龄的人都显得稍微沧桑了一些,而且林镇伟的性子跟有些粗犷的长相不太一样,有点儿内向,不怎么喜欢说话,从来就只知道闷头千活,十足一个老实人,这样的人当然也不怎么会整理自己,再加上常年在室外奔跑的职业,所以林镇伟平时的穿衣打扮显得有些土气。

 

平心而论,林镇伟是配不上叶舒凡的妈妈的。

 

叶萍是个漂亮女人,虽然再过几年就要四十岁了,但相貌和身材保持得都还不错,稍微有点儿丰腴的身材也多了一些与年轻女人不一样的韵味儿,再加上叶萍会化妆,会打扮,吸引男人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要不然也没那个本事同时找好几个情人了。

 

不管是外表还是生活方式,叶萍和林镇伟都不是同一种人,叶萍之所以会嫁给林镇伟完全是迫不得已,当年叶萍刚把叶舒凡生下来老公就死了,一个带着婴儿的寡妇想要找个条件优秀的男人可没那么容易,而且叶萍眼光也高,一般二般的男人都瞧不上,可是又有钱长相又不差年纪有不算太大的男人,谁愿意连带着孩子把叶萍娶进门?这一来二去的,连着好几年叶萍都没再嫁出去。

 

叶舒凡越来越大,开始上学之后也越来越花钱,叶萍一个人实在是没办法负担,而且这时候已经快三十岁的叶萍也不算年轻了,愿意娶她的人越来越少,叶萍以前看不上眼的男人现在倒反过来瞧不上她了,无奈之下叶萍只好大幅度降低了自己的标准,经人介绍嫁给了林镇伟,那一年叶舒凡刚刚八岁。

 

“嗯……”

 

叶舒凡吸气声越来越重,呼出来的鼻息将手里的内/库染得热乎乎的,温度升高之后内/库里的汗味和/脲/味也渐渐浓烈了起来。

 

叶舒凡抬起另一只手,在自己的匈部上轻轻抚摸着。

 

这时候叶舒凡的|ru|头已经硬了起来,手隔着衣服抚摸两下之后,两边的|ru|头都完全葧起了,甚至硬得把匈罩都微微顶起了一些。

 

叶舒凡穿的匈罩有点旧了,本来质量也不太好,所以时间一长,贴着|ru|房的那一面起了不少球,叶舒凡隔着衣服用手揉捏匈罩的时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