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轻松本王现在就出* 鲤鱼乡低喘求饶

小点点蠕动着他肥胖的身体,眼神中满是讨好,仿佛在说,‘主人你可千万别再打我的主意了,我现在很虚很弱。’

听到小点点的心声,毛小秋差点笑喷了,不过还是收殓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开口。

“没办法只能你了,谁叫你最厉害呢,你可有办法伪装成他,进入安安的身体里!”

小点点表示,主人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刚才干嘛要把那个小东西弄出来,直接让他在小主人的身体里,自己只需要操控一下就可以了呀。

听清楚小点点的心思,毛小秋想都没想,直接给他来了一个二指禅。

可怜的小点点眼冒金星,可是却还得干活。

谁让他是这个女人孵化出来的呢。

“有办法,但是这次之后我会陷入沉睡!”

毛小秋皱了,皱眉想到小点点之前说过的,他被上官玉瑶他们疯狂压榨,耗尽了精气,要不是自己的血将他唤醒他,现在还会依旧沉睡之中。

“那可还有其他办法?”

感受到主人的不忍心,小点点终于释然了,不管怎么说主人还是很在乎他的,就冲着这一点他小点点也要为主人做些事情。

‘主人不用担心,我只是沉睡一段时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给我两滴你的精血吗?’

毛小秋毫不犹豫的点头了,既然是他的小宠物,自然不会让他真的去送死。

说到做到,毛小秋直接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让小点点好好的吸了两口。

吃饱喝足的小点点打了一个饱嗝,随后发现。小点点的颜色竟然在逐渐变淡到最后,变成了一条白色的小胖虫,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

远远一向活泼,看着这个小东西突然变成了另外一样,立马来了兴趣上前就戳一戳。

小点点很想吐槽自家的小主人,竟然有这样的爱好,可是现在他确实有些累了。

‘主人我还需要一滴血’!

毛小秋二话没说,就将。自己的手指递了过去,小点点摇了摇头,指了指毛小秋的眉间。

 

“我要你半滴精血,你放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的!”

听到这话,打毛小秋还想继续,却被赵钰一八组止了,毛小秋并不知道这精血对人意味着什么。

夫人,这精血是人体精气所在,不能有流失,一旦流失很难再补回来了…”

毛小秋看了一眼赵钰,赵钰的眼中满是担忧,显然他是害怕自己受伤。

可是为了安安的安全,她费点血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接下来多补补就是了。

当然这话不能直接告诉赵钰,否则以他对自己的关心绝对不会同意的。

“相公没事的,半滴而已,再说有你在我很快就能养回来不是吗?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安不能有任何危险!”

赵钰沉默了,是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孩子的安全,安安这孩子一直都很乖巧,四个孩子里面最善解人意的一个,可是为什么他要为这些事情给伤害呢?他一定要找到那幕后之人将他碎尸万段,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的爹娘,怎么会分开这么多年,祖父至今还没有下落。

如今他们又要来残害自己的妻儿,这绝不可原谅,哪怕当年真的是他们辜负了九州的那个女皇。

可是一想到要妻子付出精血的代价,他的心就有些担忧。

“相公不要担心你忘了,我还有这里的手段呢!”

赵钰自然相信妻子的能力,可相信是一回事,他就是担心这个小点点会出什么幺蛾子。

毕竟这个小东西跟着上官玉瑶,他们待了这么久的时间,指不定身上会带什么危险物品。

小点点表示他很冤枉,他对主人的忠心是有目共睹的,可惜没有人听得懂他的话。

最终赵钰还是妥协了,因为小邱说得没错,这是最小的代价,如果一旦让对方知道他们把这股虫给更换了,或许就打草惊蛇了,现在他们想要通过这蛊虫的找到那群人的秘密。

到底是谁在背后。

半滴精血溢出,毛小秋明显感觉自己的精神有一些萎靡。

看来这精血跟普通血不一样,而在吃了毛小秋精血之后的小点点,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突然就朝着安安的头顶走去,他在安安头像极了一根发带。

看到他没有进入安安的身体,毛小秋和赵钰也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毛小秋感觉到外面有人来了,连忙带着众人出了系统,刚出系统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

“我要找你们主子,让她出来!”

来人是申屠戟的叔叔,在门口厉声地冲着秋白开口,秋白的性格依旧像以前一样的冰冷。

没有给这位人半点好脸色,刚才就是这群人跑来要药材,还同他们的人吵了一架。

说什么申屠家收留了他们,他们就该知恩图报,主动将食物和药材送上。

这分明是抢啊,后来王爷出面将他们压了下去,如今又跑来闹事。

这群人也真是不要脸,难不成他们去别处看病都不用给钱的吗?现在只是让他们拿东西出来换药材,竟然还一副是自己求着他们治病的嘴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