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这是在教室呢h& 果郡王舔着甄嬛的

看着秋白的剑,申屠奎身后的众人纷纷吓得退后了。

申屠奎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是这般的凶,一言不合就拔剑。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毛小秋和赵钰带着孩子们出来了。

“申屠刚在哪里?”

秋白转身走到了毛小秋的面前,“申屠前辈被申屠戟带去祭祖了,说是近两日不会回来。”

原来如此,这群人就是趁着申屠刚和申屠戟不在,才会这般嚣张。

既然如此,她也不会留在这里受气了。

“去通知大家,拔营离开,我们去找鲜于族。”

“鲜于族?呸,那群软蛋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能收留你们。”

毛小秋带着杀气的眼神看了过去,说话的那个人被吓得连连后退,看着这些欺软怕硬的人,毛小秋不再理会。

“相公,我们走吧。”

东西都还在大白他们的身上,倒是不用装卸了。

看着这区人跳上大白的雪橇车上,申屠奎将人再次拦住了去路。

“想走可以,把我们的东西留下。”

这话成功让赵钰变了脸,将妻儿护在了身后,随后开口道“阻拦者杀无赦。”

这话成功的将申屠奎的人吓得后退了几步,不过申屠奎等人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就凭你们几个?想要同我们申屠一族作对?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地留下这些无物资,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之所以吧申屠戟和申屠刚那群人给支走,就是因为怕他们碍事,他早就看清楚了,这群人能打的就那几个护卫。

可是他们这群人里还有一个瞎眼老太婆,一个女人,和四个小孩子,就那几个护卫根本拦不住他们。

所以申屠奎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看着申屠奎,毛小秋笑了,熟悉这个笑容的人都知道,这是毛小秋怒了。

一旁的四小只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一抹同情,“哎,有人又要倒霉里。”

圆圆老气横秋的开口,惹得平平和团团一阵嫌弃。

这种事还用说吗。

“大言不惭,就凭你们几个?”

毛小秋拍了拍手,想要下来,却不想被赵钰拦住了,“对付他们,还用不到你出手,一旁歇着,喝杯茶。”

看着相公这般笃定,毛小秋索性真的坐了下来,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杯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茶香味飘散而去,让这群人的眼睛都绿了,他们这些人在这种地方别说这么好的茶了,就是干净的水都很少有,他们这些年都是在雪地里洗澡的。

什么时候这么享受过。

嫉妒让他们彻底失去了理智,申屠奎看着这个女人,眼底闪过欲望。她太美了,跟祠堂里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跟他们的老祖宗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不妨碍他想要抢夺资源的野心。

毕竟人只有活下去了才有一切可能。

“大家听好了,除了粮食,其他东西,谁抢到归谁!”

这话直接将战火点燃,一群人红着眼朝赵钰冲了过来。

却见赵钰身法快得只剩下残影,一阵风过,靠近的那几十个人直接倒下了,毫无征兆,而他们共同点是一剑封喉。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申屠奎身后的人。

他们虽然失去了理智,可是却怕死啊。

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太可怕了,而且这个男人刚才仅仅是出了一招。

申屠奎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个男人太邪门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

突然,他看到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靠近了四个孩子所在的雪橇旁,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想活下去的,就给我上!”

他们的物资已经不足以支撑他们度过这个冬天了。不想死的只能孤注一掷。

所以在申屠奎这话音刚落时,就又有一群人冲了上来,只是他们这次学乖了,没有一股脑的朝赵钰重来,而是散开,朝着周围的人而去。

这样一来,赵钰即便再快,也不可能同时将他们杀了。

就在这时,一个惨叫声响起,众人看了过去,至今那个偷偷摸摸去偷袭四个孩子的人,此刻正抱着断掉的一胳膊的肩膀在地上打滚。

而那头雪白的狼嘴角还有血迹,地上就躺着一只断掉的手臂。

那是被硬生生的扯下来的。

看的人是心惊肉跳,这场面太过血腥,这要是胆子小点的,恐怕直接就被吓死了。

不过申屠奎这群人在这种地方呆着,最不缺的就是血腥。

有时候他们为了活下去,经常会四处厮杀,没有办法,人都是自私的。

只是这样一来,申屠奎这边的人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他们不懂,赵钰却没有说不懂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