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男朋友还上我& 几个学长一起上我怎么办

这也算是他留给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申屠奎被点穴,傻傻的站在了原地,满是惊恐的看着这群人,“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赵钰冷冷的开口道“不知道对手是什么人,就敢上来打劫,你们还真是胆大啊。回去告诉申屠戟,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们申屠家的人再敢惹到我妻儿,那就别怪我剑不留情。”

说完直接飞身上了狼雪橇,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而雪橇上的余婆婆深深地看了一眼申屠奎,随后闭上了眼。

不在说话。

有些人作恶太多,是时候遭到报应了。

申屠奎眼巴巴的看着这群人扬长而去,自己却连半点阻止都做不到。

而另一边,申屠戟接到消息,自己的叔叔居然趁着自己带着申屠刚祭祖的机会,要抢夺毛小秋他们的资源,当时申屠戟就被彻底的惊住了。

申屠刚得知那个申屠奎竟然敢自作主张的去袭击毛小秋时,脸上勾起一抹冷笑。

阻止了申屠戟要回去的举动,“是该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申屠戟不安的看向申屠刚,难道他不是认了那位为主了吗?

“叔叔,申屠奎吃人肉!那位手上就那些人,你确定不回去帮忙吗?那个人不是圣主吗?”

申屠刚看了一眼申屠戟,随后冷冷的说了句,“他们还不配圣主大人出手!”

申屠戟愣住了,小叔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啊。

可是看到小叔的表情,他又有些怀疑了。

正在他担心之时,就看到一个人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少族长。”

申屠戟心里咯噔下,接下来下面人的禀报证实了他的担忧。

“不好了,少族长,三老爷带了几百人去拦住了那些外来人,可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一脸像见鬼了的表情。

申屠戟的心沉了下去,三叔千万不要干蠢事啊。

“说!”

来人连忙吞了吞口水接着道“三十多人被杀,剩下的人被废了,那个人让我们的传话。”

说到这里又不敢开口了。

申屠戟整个人都不好了三叔跟祖母真的是老糊涂了,为了一些眼前的小利益,居然真的对他们下手了。

一旁的申屠刚冷冷的开口“看在你祖父跟我父亲是一母同胞的份上,我最后给你一句忠告,不要去招惹他们,你惹不起,整个申屠族……哦不,是整个九州都惹不起。如果你们真的要作死,别怪我不顾同族之情。”

对方有灵语者,有召唤者,还有一个神侍女,更别提毛小秋夫妻二人的实力了。

他可不是这群被关在这里的人,他外面还有数千万的族人。

他赌不起。

听着申屠刚的话,申屠戟整个人都阴沉了很多,看着地上的人压抑着怒火道“说!那位带了什么话?”

来人浑身都在颤抖。

“他说,这次是给申屠刚一个面子,下一次,别怪他不客气了。”

这绝对是威胁。

如果是旁人,恐怕只会笑他们大言不惭,可是亲眼目睹那个男人出手的速度,他知道对方说的不是假话。

如果不是看在申屠刚的份上,这群人就不只是废了。

“回去!立马加快步伐回去。”

等到申屠戟他们回到族地,那群人还被定住了,而那位申屠老夫人在看到自己的孙儿出现时,哭天喊地的叫了起来。

“戟儿,你一定要替你三叔他们报仇,那个贱人,居然……”

“祖母,你口里的贱人是救了祖父的恩人,更是有可能带我们离开这封印之地的救世主。”

申屠老夫人傻眼了,这是孙子第一次跟她这样说话,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反驳。

等反应过来,申屠老夫人直接化作了一个哭天喊地的泼妇模样。

“我不活了,戟小子,你居然为了外人对你的亲祖母这般不孝。受伤的可是你的族人,你的亲叔叔啊。”

申屠戟冷冷的看着祖母,这些年他们过得并不好,因为资源很少,可是祖母偏心三叔一房,不管是什么好的东西,都先给了三叔。

据祖母说的话是,生三叔的时候,为了救爹,才让三叔早产,打小身体就不好。

就因为这个事情,爹到死都对这个弟弟十分的愧疚。而他的娘,也被这女人以种种借口给了三叔。

是的,在这里,女人和资源一样重要。一般情况下,所以寡妇都会被强制性的二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