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涨灌满:这么湿,下面是不是想我了?

当你到了30岁,你体内的毒素会攻击你的心脏,然后你的皮肤会变得松弛,你脸上的皱纹会比同龄人小

 

多很多。”更多。"

 

冯婧焦急地问:“舒威,我不想这样。你有什么办法把毒素从我身体里排出去吗?”

 

老魏看到冯婧在自己的船上。他的眼睛转来转去,假装关心,他说,“冯小姐,事实上,油可以把有毒的气体从你的身体里排出,但是外面雨下得很大。恐怕我找不到一个女推油员。”

 

冯京失望地说:“那我只能在天气转好的时候解毒?”

 

老魏急忙说:“我也是推油专家。如果冯小姐不抛弃我这个坏老头,我可以。”

 

帮你。

 

冯婧的小脸变红了,她以为自己的身体会在老魏面前露在一瞥之下,于是低下头说,“舒威是想帮我。我为什么要放弃它?”

 

老魏非常激动。他的心跳非常快:“不要放弃它。你体内的毒气太重,需要尽快排出。如果厨房里有橄榄油,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老魏假装平静,从厨房拿出橄榄油。他心里发痒,期待着下一张迷人的照片。

 

冯京以前应该做过推油项目。老魏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自然地脱下了浴袍。

 

当他看到冯婧穿着内衣暴露在面前时,老魏突然愣住了。他使劲咽了口唾沫,直直地盯着冯婧迷人的地方。

 

第六章

这种光明正大的欣赏完全不同于以前蹲在水槽下偷窥的感觉。老魏突然觉得胯下的毛毛虫又醒了。

 

老魏看着冯婧暴露在外的雪白肌肤,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把橄榄油捏进手心,兴奋地靠在冯婧的背上。

 

在这场肉搏战中,劳伟的身体颤抖,他的心似乎被无数蚂蚁啃噬,令他心痒难耐。

 

在橄榄油的润滑下,粗糙的手掌轻轻地滑过冯婧光滑白皙的背部。每次你动一动,冯婧都会像触电一样颤抖,喉咙深处会有一种舒缓的低语。

 

老魏如痴如醉,眯着眼享受着冯静温暖的体温。他从手掌上俯下身来。

 

每次橄榄油抹在他的腰上,他都会有意无意地朝冯敬亭仰着的臀部扩散,但他的臀部有内裤包着。他现在希望撕开内裤,把沾满橄榄油的手指塞进蜂蜜洞里。

 

冯婧的漂亮脸蛋已经红了。她紧紧地夹住双腿。随着老魏的抚摸,她的蜜洞感觉到一股酸痒汹涌的潮水。

 

他知道冯婧极其敏感,所以

 

冯京从哪里知道老魏是故意的?当她在蜜洞周围被抚摸时,她能感觉到灼热和空空虚弥漫着她的全身和心灵。

 

老魏注意到了这张照片,收回手,低声说:“冯小姐,后面的毒素差不多都聚集在一起了。现在你躺在按摩床上,我会给你面前的毒气。”

 

“魏叔叔,对你来说真的很难。”冯婧轻轻侧过身子,躺在按摩床上。

 

老魏将橄榄油滴在冯婧的娇躯上说:“冯小姐,恐怕戴胸罩会影响排毒。如果你不解开胸罩,效果会越来越好。”

 

冯刘竞的眉微微紧皱,她咬紧下唇用贝牙,犹豫了很久,想拒绝老魏,但现在全身酥软,别提力气了,半推半推,最后弓着身子把胸罩给脱了。

 

巨大的双峰让老魏鼻血差点喷涌而出,随着冯婧的呼吸,那对乳房微微荡漾,老魏吃力地咽下口水,真想让乳房给捂死在这里。

 

当老魏粗糙的手落在小腹上时,冯婧紧紧地夹住双腿,满脸通红,呼吸变得急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