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科学家在贵州遭土匪杀害震惊全国 无钱送礼当地乡长曾拒护送

1944年6月11日上午10时,中国地质学会暨中国地质调查所在重庆北碚中央地质调查所礼堂,举行许德佑、陈康及马以思三人的追悼大会。

许德佑生前野外科考时的唯一照片

在会场内悬挂有三人遗像及生前照片,著作遗稿五十多份以及遇难现场照片十多张。同时在礼堂内还悬挂有何应钦、白崇禧、朱家骅、李书华、李四光、陈果夫、陈立夫、吴鼎昌等人送来的挽联三百多幅。

追悼大会由中央地质调查所所长李春昱主持,他在致辞中表示:"三位地质学家在49天以前,在贵州晴隆罐子窑工作期间,遇土匪被害惨死。三位科学家没有死在病床之上,没有死于战火之中,而是死在了大后方土匪的手里,实在让人痛惜,也给投身科学事业的学者以巨大打击。”

中央地质调查所古生物研究室无脊椎组主任许德佑率助手陈康以及实习生马以思,此行原本是前往黔中进行地质调查。他们于1944年4月21日到达了贵州普安县兴中乡罐子窑,在这里住了两天。在出发前,徐德佑曾前往那当地乡公所请乡长派人护送。但因科学家没钱送礼,该乡乡长颜绍黔以治安无虞为借口没有应允。

4月23日,许德佑三人先行至距离该乡二三十里远的五里坪,次日又由这里向晴隆境内行进。当三人走到黄厂的时候便遇到了隐藏在路边的九名土匪,持有三长两短五把枪支,另外四人徒手。土匪第一枪便从许德佑背后打穿胸部,许德佑当场遇害,然后土匪们将三人携带的行李及陈康与马以思掳去。

当时为三人挑运行李的挑夫在土匪行凶抢劫时得以逃脱,跑回了五里坪报信。第二日兴中乡公所及当地保长赶往了案发现场,最终在距离案发现场二十里远的马路河旁山林里发现了陈康与马以思的尸体。陈康被一枪从胸部旁射穿并穿通肘臂,还被土匪残忍的砍了一刀,马以思则是前胸中弹而死。

该案发生以后,中国科学界极为震惊,纷纷表达了对中国地质学家野外考察安全的担忧,尤其是三人同时遇难,更是让不少人为中国地质学界的前途担忧。最终三名遇难地质学家的遗体被运回贵阳花溪下葬,并在当地立碑纪念。

当时的贵州省政府在压力之下,经由滇黔绥靖副主任公署令晴隆县政府及保安团队严密缉剿杀害三名地质学家的土匪。在获得这伙土匪隐匿在晴隆县境内确切地点以后,县政府派出武装进行缉拿。在交火中当场击毙三人,其余的以徐小牛为首的十三人均被抓获。经过审讯查明事实后,于1944年6月4日十三名参与杀害三名地质学家的土匪在普安县执行了枪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