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摘套绿帽受孕-抵住宫颈口研磨


     回去的路上,李洁对我的态度十分恶劣,把气全部撒在我的头上,并且半路上把自己赶了下来,我问她大半夜还要去干吗?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开车走了,将自己留在了马路上。
    
     “操!”我骂了一句,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不过为了钱,也只能忍耐。

 文学


    
     打车回到家之后,我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睡不着,自己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现在卡里已经有了三十万,就是不知道李洁会不会放自己离开?应该不会,她花了这么多心思才将自己娶进门,岂能轻易放过自己,再说自己对她还有用。
    
     对于嫁给李洁,在金钱方面我是满足的,但是却牺牲了尊严,从今天晚上她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我完全就是她花钱养的一条狗,想给好脸色就给好脸色,想给一巴掌就给一巴掌,完全由她的心情决定,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感受。
    
     前边一段时间,可能她需要自己为她去讨好叶姐,所以才会那么和颜悦色,现在看来应该是遇到了麻烦,立刻显露出了她的本性。
    
     我又不敢强行跟她解除婚姻,躺在床上叹息了一声:“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早晨,我起来之后发现李洁一整晚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那里鬼混去了。
    
     她不在家,自己感觉很轻松,洗漱完了下楼吃早餐,开车去了陈记粥铺。跟李洁的约定算是自动解除了,不用再保持处男之身,今天准备约陈记粥铺的小芹出去玩,看能不能跟她开房。
    
     来到陈记粥铺,我点了皮蛋瘦弱粥和小笼包,特意跟小芹聊了两句,经过李洁对自己的培训,现在的自己,不论外表还是举止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息,说话十分有技巧,虽然还达不到李洁说的润物细无声,但是跟以前相比,却有天壤之别,几个俏皮话一说,逗的小芹咯咯直笑。
    
     我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于是开口对小芹询问道:“今晚有空吗?我们去酒吧玩。”
    
     “好啊!”小芹欣然答应了,随后我们两人约定,六点钟我来接她,先去吃饭,然后再去酒吧喝酒。
    
     啾啾啾……
    
     吃完早饭,我吹着口哨走出了陈记粥铺,满心期待着夜晚的到来,今天晚上对于自己来说十分的重要,将有可能告别处男之身。
    
     “女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呢?”我想象着小芹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的样子,但是很快小芹的模样变成了李洁。
    
     “能和李洁这种女人好一次就好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李洁容貌绝美,气质高贵,小芹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朵不起眼的野花,特别是李洁身上有一种上位者的气息,如果能将她骑在胯下的话,很能满足自己做为男人的征服欲。
    
     “她是自己法律上的老婆,我为什么就不能和她好呢?”突然脑海之中冒出这么一个疑问。
    
     对呀,就算自己对她用强,她也不能告自己啊,毕竟我们可是法律上的夫妻。
    
     不过随后想起了结婚前自己签字画押的协议,这还不算什么,李洁还是江副市长的女人,自己如果真得对她用强,也许她不会告自己,但是私下里绝对会让自己死的很惨。
    
     玫瑰都是带刺的,自己现在的能力只能摘取小芹这朵路边的野花,至于李洁,只要她不跟自己离婚,早晚会有机会。
    
     下午五点钟,我便开始打扮,洗澡刮胡子,换新的内衣裤和袜子,然后把去见叶姐的那套西装拿出来穿在身上。对着镜了照了照,自己183的身高,容貌还算可以,再配上这套西装,简直就是一个偏偏公子哥,并且经过这段时间的培训,自己的气质发生了变化,有一种自信的东西从身体里散发出来。
    
     六点整,我开着半旧的奥迪车出现在陈记粥铺门口,远远的我就看到小芹在门口等着了,今天她穿了一条牛仔短裙,妈蛋,刚刚把屁股给包裹住,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边,上身一件瘦腰T恤,脚上是黑色高跟鞋,毕竟年轻,虽然没有李洁漂亮,但是却看起来活力十足。
    
     上车之后,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因为牛仔短裙过短,坐下之后竟然微微露出了里边的黑色边裤,看得我心里暗骂一句:“妈蛋,这是赤果果的诱惑啊,今天老子不上你,都对不起你这身打扮。”
    
     为了上小芹,我算是出血了,直接带她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西餐厅吃饭,花了我二千多。吃完饭之后,我开车带着她去了凯威酒吧,叫了一瓶红酒,我们两人边聊边喝。
    
     本来坐在对面,一瓶红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坐到了小芹的旁边,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大腿上。
    
     毕竟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大腿,我不敢太放肆,只是轻轻的放在上面,弹性十足,十分的光滑,手掌碰到她大腿的一瞬间,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
    
     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我一直在不停的说话,稍倾,发现小芹根本不在意,也没有让自己把手拿开,于是我便大着胆子放在她雪白光滑的大腿上,那种感觉,立刻让自己下身撑起了帐篷,还好酒吧比较昏暗,小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窘迫。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小芹仍然没有反应,更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于是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个地方,自己想了好久,从来没有看过实物,更没有摸过。
    
     我一点点的接近她的大腿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当我的手马上摸到最里面的时候,却被小芹给阻止了。
    
     “讨厌,浩哥,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小芹打掉我想继续探索的手,抛了一个媚眼说道。
    
     “我操,什么意思,不让老子摸,干嘛还要抛媚眼,妈蛋,这是要吊着老子的胃口啊,靠,老子今天晚上在你身上已经花了三千大洋,妈蛋,在路边按摩店的话都可以上十个女人了,操!”我在心里暗暗骂道,十分的不爽,不过嘴上却说:“小芹,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男朋友。”
    
     说完之后,我深情的望着近在眼前的小芹,然后一只手朝着她的胸口摸去,心里想着:“妈蛋,不让摸那里,这里总让摸吧!”
    
     “人家还小,那有男朋友。”小芹回答道,同时想要阻止我摸她,不过好像力度不是很大,于是自己便强行突破了她的防御,将手伸进了她小小的T恤里……
    
     自己一个大处男,哪经得起这种刺激!
    
     接下来的时间,每当我得寸进尺的时候,就会被她强硬的阻止,当一瓶红酒全部喝光之后,我借着酒劲说:“小芹,今晚别回去了,哥带你去住五星级酒店。”
    
     本来以为她会爽快的答应,毕竟身上除了双腿之间的那块芳地之外,其他地方都被自己给摸遍了,但是令我没有想到,小芹竟然拒绝了:“浩哥,我明天还要上早班,今晚得回去睡觉。”
    
     “这样啊!”我燃起的热情瞬间熄灭,感觉自己太傻了,就摸了一个胸,花掉了自己三千多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直接就带她去吃路边摊了,操,今天真是日了狗了,我心里一阵腹诽。
    
     “浩哥,下次,下次我们再出来玩。”小芹又给了我希望。
    
     “好吧,下次你可别再放我鸽子了。”我说。
    
     “不会!”
    
     酒也喝光了,我也不想再花钱买了,于是搂着小芹朝着酒吧外边走去:“我们吃烧烤去。”
    
     “好!”
    
     就当我搂着小芹快要走出酒吧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李洁。
    
     “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心里瞬间充满了疑问,李洁这种倾国倾城、气质绝佳、又是领导干部的女人怎么会出入酒吧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
    
     “浩哥,怎么了?”看到我在发愣,怀里的小芹抬头问道。
    
     “呃?没什么,我突然有点急事,你自己打车回去。”说着,我掏出一百块钱塞进她的手里,然后朝着厕所走去。
    
     看到李洁的一瞬间,我对怀里的小芹便失去了兴趣,同时内心深处还有一丝担心,怕李洁在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碰到坏人。
    
     其实自己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虽然跟李洁是假结婚,并且还是自己嫁给对方,但是毕竟领了证,并且还举办了婚礼,在内心深处有点把她当成了自己的老婆。
    
     李洁今天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下身是一条肥大的奶白色裤子,配合着她的短发,有一种中性之美。
    
     刚刚看她进了厕所,于是自己躲在厕所旁边的黑暗处等她。稍倾,李洁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然后径直朝着酒吧后面的包厢走去,我马上尾随而去,酒吧灯光昏暗,一路上她并没有发现自己。
    
     李洁走进一间包厢,我紧跟着走了过来,包厢的门是透明玻璃,全市的娱乐场所都是这种门,为了方便检查。
    
     我透过玻璃门朝着包厢里望去,发现里边除了李洁之外,还有一名穿着超短裙和小吊带的长发女子,瓜子脸,十分的妩媚,正在跟李洁玩亲亲,并且李洁的手还伸进了长发女子的裙子里边。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感觉五雷轰顶:“这……这怎么可能?”
    
     大约十几秒之后,自己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立刻躲到了玻璃门旁边,以免被包厢里的李洁和长发女子发现。
    
     “难道李洁真是拉拉,但是她跟……”我思想有点凌乱

第五章 酒壮怂人胆


     李洁和长发女孩在包厢里肆无忌惮的亲热,看样子是愈演愈烈,因为我都听到了一丝女人的呻吟声。
    
     “我靠,两人不会在这里就搞上了吧,再说女人和女人之间怎么搞?”清纯的我竟然一时之间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我在外边看得热血沸腾,李洁和长发女孩两人则在里边如胶似漆,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急忙装做若无其事的走开了,不过并未走远,扭头向后看的时候,发现那名胖胖的男子走进了李洁她们的包厢。
    
     “什么情况?难道要玩双飞?还是三批?”处于好奇心理,我折返了回去,透过玻璃门朝包厢里望去,发现李洁和长发女孩已经分开,正在跟后来进去的那名胖胖的男子说话。
    
     男子满脸的笑容,手里拿着一瓶红酒给李洁和长发女孩两人倒酒,李洁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我猜应该是胖子打扰了她跟长发女孩的好事,令其恼怒。
    
     我不敢站在玻璃门前看太久,于是只能躲在一旁边,耳朵贴着门缝,倾听着里边三人的谈话。
    
     “黄老板,我和小雪自己玩就可以了,不需要你招待。”这是李洁的声音。
    
     “呵呵!”这是黄老板的笑声:“李科,我就是来给你送瓶好酒,顺便再敬你一杯,一会就走,绝不会耽误你的好事,嘿嘿!”
    
     铛!
    
     这是玻璃杯相碰的声音。
    
     我侧头透过玻璃门朝里边瞥了一眼,看到李洁、长发女孩和黄老板三人果然在碰杯。
    
     下一秒,我发现黄老板好像朝着门口瞄了一眼,吓得自己赶紧把头缩了回来:“不会被发现了吧?”我心里有点紧张,随后轻手轻脚的准备离开。
    
     不过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我又扭头往回走,因为刚才黄胖子往包厢门口瞄的那一眼,我总觉得有一丝歹意,于是决定回去再看一眼,如果李洁和长发女孩仍然在包厢里亲热,那么自己就离开。
    
     临近包厢门口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但是耳边却传来了李洁的声音:“姓黄的,你敢在酒里下药!”
    
     “嘿嘿,李洁,李科长,你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怎么喜欢跟女人磨豆腐啊,那多没意思,今天晚上,我把你们两人都上了,我们三人来个双飞,一定非常美妙,嘿嘿!”黄胖子的声音。
    
     “怎么会事?”听到两人的对话,我脸上的表情一愣,下药?双飞?我已经有点蒙了。
    
     “放开你的脏手,你今天如果敢碰我,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倾家荡产,锒铛入狱。”李洁好像在嘶吼,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在酒吧这种嘈杂的环境之中,也只有离包厢门口很近的自己能听到。
    
     “哈哈……”黄胖子哈哈大笑起来:“李洁,我敢对你下药,自然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想知道吗?”
    
     此时我已经走到了门口,透过玻璃门往里边望去,发现李洁和长发女孩两人倒在包厢的沙发上,而黄胖子正在抚摸李洁的脸蛋。
    
     “把你们两人上完之后,我会给你们拍下果照,你如果敢动我,那就鱼死网破,我把照片公布出去,让你成为全市的名人,哈哈,我一想市里肯定有很多人想看你的果照。”黄胖子淫笑了起来。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李大美女,我想上你不是一天二天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先把事办完再说。”黄胖子朝着李洁扑去,我看到李洁想推开对方,但是好像浑身没力似的,手抬起一半,随之便耷拉了下来。
    
     嘶!
    
     李洁上身的小背心被撕开了,露出了里边的黑色胸罩,接着我看到猴急的黄胖子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脱还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声音。
    
     看到正在脱衣服的黄胖子,我心里一阵怒火:“妈蛋,老子自己合法的老婆还没有睡过一次,奶奶个腿的,你个死胖子倒是想捷足先登,门都没有。”
    
     下一秒,我砰的一声撞开玻璃门冲了进去,不等黄胖子转身,抄起桌子上的一瓶洋酒,轮圆了胳膊,朝着黄胖子的脑袋便砸了过去:“操你大爷,敢动老子的女人!”
    
     砰!
    
     酒瓶碎成了渣,同时黄胖子的脑袋也开了花,他两眼上翻,满头鲜血的瘫倒在地上,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总之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抱起李洁的身体撒腿就跑,至于那名还躺在沙发上的长发女孩,自己便无能为力了。
    
     可能是酒壮怂人胆,刚才跟小芹喝酒的时候,自己喝了大半瓶红酒,此时酒气上涌,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抱着李洁健步如飞的冲出了酒吧,朝着自己的奥迪车跑去。
    
     把李洁放在车子的后排,我便准备发动车子马上离开,可是此时李洁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要丢下小雪。”
    
     “我不知道谁是小雪。”我发动了车子,根本不想去救那个长发女孩。
    
     “就是刚才跟我在包厢里的那个女孩子,去把她抱出来。”李洁说道。
    
     “你在命令我?”我扭头朝着躺在奥迪车后排的李洁看去,此时的自己一改往日唯唯诺诺的形象,十分爷们的盯着李洁问道。
    
     我们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相互之间瞪了大约十几秒钟之后,从李洁的嘴里吐出四个字:“算我求你!”
    
     我没有想到李洁为了那个叫小雪的长发女孩竟然会求自己,于是最终叹息了一声,再次冲进了凯威酒吧,我祈祷着酒吧的保安不要发现包厢里的情况,如果发现了的话,自己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先带着李洁逃走了。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包厢门口,朝里边看了一眼,除了倒在沙发上的小雪和满头是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黄胖子之外,并无其他人,看样子这里的事情还没有被人发现,于是下一秒,我马上冲进包厢,抱着沙发上的小雪扭头就跑。
    
     再一次冲出酒吧,我将小雪也扔在后排,然后马上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车子驶出去五分钟之后,我才感觉到后怕:“黄胖子不会被自己打死了吧?就算没有当场被打死,万一他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血流的太多,也会死人的,这可怎么办?”
    
     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人家李洁就当自己是一条花钱买来的狗,自己却为了她奋不顾身,可笑,我在心里自嘲着。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进了玫瑰苑小区,当我将车停好之后,发现后排的李洁和小雪两人都睡着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被药给药晕了。
    
     我下了车,想了一下,先抱着李洁朝楼上走去,她的身子很软,胸前的背心被黄胖子撕破了,抱着她的时候,我一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黑色的胸罩。
    
     黄胖子这头猪,不是应该下春药吗?按照武侠小说的套路,应该是那种必须马上找男人才能解得了的毒,不然会欲火焚身而死,然后自己为了救李洁和小雪两人,勉为其难的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他们两人。
    
     可是现在看着怀里的李洁,完全处于沉睡状态,这他妈根本不是春药,应该是安眠药之类的东西。
    
     看着李洁胸前露出的雪白,下面抱着她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捏了几下,弹性十足,于是抱她上楼的这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捏了多少下。
    
     把李洁放在她卧室的床上,然后转身下楼又把小雪给抱了上来,小雪跟李洁完全是二种类型的女人,如果李洁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女王,那么小雪就是小鸟依人的佳人。
    
     小雪的容貌虽然比不上李洁,但是也相差无几,并且两人气质绝然不同,所以在抱小雪上楼的时候,我忍不住也在她身上摸了几下。
    
     不要说自己猥琐,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一个大处男,对于这种事情根本控制不住,世界上有几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我将小雪也抱进了李洁的房间,跟她一块放在床上,看着两个美女躺在床上,我心里有一种邪恶的想法,要不要趁机将她们两人给上了。
    
     我蠢蠢欲动,但是想到黄胖子现在生死未知,如果自己再把李洁给上了的话,那就彻底没有后路了。
    
     站在床前看着两名玉体横陈的大美女,我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理智,急速的转身离开,先去洗手间冲了一个凉水澡,把自己的欲火降下来。然后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首先自己必须确定黄胖子到底死了没有?如果死了的话,就算是李洁也帮不了自己,肯定要去坐牢,但是只要不死,以李洁的能量,我想自己一般不会有什么事。
    
     思考了大约十分钟,我起身下了楼,开车朝着凯威酒吧驶去,自己想去确定一下,黄胖子到底有没有死,如果死了的话,现在凯威酒吧门口肯定会停满警车。
    
     夜晚路上人少车也少,我开得很快,二十分钟之内赶到了凯威酒吧,在离凯威酒吧门口大约三十米的地方停下了车子,我朝着酒吧门口望去,发现一辆警车也没有。
    
     “看来黄胖子应该没死。”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不过下一秒,我又多疑了起来:“不会现在还没有被人发现吧?”
    
     “应该不会,已经一个半小时了,肯定早就被人发现了。”我患得患失,心里非常的不踏实,万一黄胖子死了,自己这辈子也就完蛋了,就算李洁全力帮自己,也得在监狱待十年以上。
    
     “姓黄的,你可千万别翘辫子!”我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