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人不停在她体内进进出出/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

不过,我回想起宁小秋那高傲的样子,那些美妙的幻想很快被我掐灭了。她不嫌弃我就不错了。

 文学

    我把行李箱里面几件衣服拿出来在篝火边上烤着。接着,摸了摸自己的咕咕叫的肚子,却是准备去找些吃的回来。
    宁小秋还是非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这让我很无奈,扶着这么个拖油瓶,我走路都慢了很多。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这小妞半靠着我,她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气,那光滑如玉的肌肤在我紧紧贴着我,让我一阵阵心猿意马,差点又有了反应。
    幸好我要找食物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海滩上。
    刚刚在海滩上找其他幸存者的时候,我就发现,附近的沙子上,有很多不规则的小洞。
    按照我的经验,这些小洞里面,多半会有一些螃蟹,海蟹可是非常美味的。
    我挖了没多久,果然就抓到了一只大个的大眼蟹,这可是好东西啊,这东西壳薄肉厚,味道鲜美,绝对是上好的食材。
    可惜现在手里没有什么材料,却是无法烧出特别美味的东西来。不过毕竟是在荒岛,有的吃就不错了。
    我把那螃蟹在沙滩上一块石头上,猛地一敲,把它敲的半死,然后朝着宁小秋走了过去。
    宁小秋见我抓出来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来,不由吓了一跳,还连连退后好几步,一脸的嫌弃,还让我理她远点。
    这螃蟹被我敲的半死,流出很多体液来,黄的、绿的,看着挺脏的。她的眼神很是厌恶,既是厌恶这螃蟹,也是厌恶将螃蟹拿到她旁边的我,好像我这样做,把高贵的她给玷污了一样。
    这把我给气的。
    你傲气个什么劲?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现在是在荒岛,可不是在外面!这就是我们的食物,赶紧把这件衣服兜起来,装这些螃蟹。”
    我脸色一沉,一边丢给她一件我早就准备好的衣服,一边不容置疑的说道。
    宁小秋见我这样和她说话,也不由脸色很难看,她愤怒而且厌恶的盯了我一会儿,却没敢和我闹翻,只是悻悻的,连忙照我说的做了起来。
    如果现在是在外面,这女人肯定转身就走,根本不会搭理我,反正有大把男人会来给她献殷勤的。
    她这种女人,内心高傲的像只孔雀,就是那种表面上对你很客气,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看不起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她们总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男人就该围着她转。不过事实上,在外面的世界,还真是这样。
    她这种美女身边,总有几个男的,好像苍蝇一样围着的。
    但是现在,在这荒岛上,只有我一个男的,她没办法不靠我。
    “嫌弃我,你也得憋着,也得听我的。”
    我心底恶狠狠的想到,心底居然莫名升起一股淡淡的快意来。
    有了宁小秋的配合,很快我就抓了不少的螃蟹,把那件旧衣服兜的满满的。
    我提着一兜螃蟹,心底很开心,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就回去了。
    宁小秋见我这么开心,更加郁闷了,虽然被我扶着,但却把脑袋侧过去,看都不看我,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我懒得理她,赶紧在篝火边上处理起这些螃蟹来。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小时候最爱去河里面抓泥鳅、螃蟹这些东西来吃,烧螃蟹,对我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不一会儿,浓郁的蟹香味就传了出来。
    我们两个人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急急忙忙的就一顿猛吃。
    吃完了东西,宁小秋摸着肚子,很满意的靠在海岩上,忽然嘴里说道,“谢谢你,如果能够从这里活着出去,我会给你一大笔钱,感谢你的。”
    “给我一大笔钱?你很有钱吗?”
    我忍不住问道。
    “那是当然,我老爸有一家上市公司,叫汇龙实业,是做广告的,身价近十个亿!”这样说着,她非常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你要是对我好一点,别摆出那张臭脸,事事都听我的,兴许我一高兴,就多给你一点钱!二十万,你说怎么样?”
    听了她这话,我心底不禁冷笑了一声,我说她干嘛扯这些,原来是想用钱来收买我,你说你用现金砸我我也认了,现在就开些空头支票,我才懒得受这个气。
    而且我估摸着,真要依着这大小姐的脾气来,别说让她活下来,我都得让她害死。
    我总觉得,这小岛没那么简单,心底一直有点提心吊胆。
    “行了,你别扯那些没用的了,现在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呢,睡觉吧!”
    她以为我嫌钱少,还想加价,但我没接她的话,把那些烤干了的衣服,铺在地上,直接就躺了下来。
    宁小秋见金钱居然没用打动我,顿时显得很吃惊,我估计在她这种大小姐心底,我这种穷鬼屌丝男,就是见钱眼开的吧。
    可惜她看错了我,我虽然穷,可也是有尊严的。
    她闷闷的看了我好一会儿,这才很不高兴的学着我的样子,笨手笨脚的把一些旧衣服铺在沙子上,也躺了下来。
    我顺在外侧,宁小秋睡在靠着那块海岩的里侧,为了防范我,她还特意把那破行李箱放在了我们的中间。
    而在我的旁边,是那堆篝火。
    本来我想让她睡在靠篝火的位置,但是宁小秋觉得睡外面害怕,非要靠着那海岩“墙”才有安全感。我也只好由着她了。
    有篝火在,我们倒也不觉得特别冷,加上刚刚肚子也吃饱了,这一天又非常疲倦,我和宁小秋两个人不由都觉得很困,没过多久,就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临睡之前,我还把篝火特地弄的更旺了一些,我想有火光在,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野兽吧。
    本来以为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却忽然感到身上一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压在了我身上。
    我不由猛地睁开了眼,却见到宁小秋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好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我,还把她的小脑袋埋在我的脖子边上,一个劲的蹭啊蹭的。
    她胸前那两团柔软,更是紧紧压着我的胸口,随着她身子的蹭动,在我胸口荡漾、挤压,让我内心一荡,真想当场把她法办了。
    不过我知道,这女人估计是睡梦中,把我当成她的抱枕了,如果我真把她办了,我不敢想象这个一直瞧不起我的高傲孔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救援队要是来了,我不成了强奸犯了?
    强忍住内心的悸动,我就开始推开她,这女人抓的很紧,我很艰难才推到一半,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正抓住她的光滑大腿推她,宁小秋忽然就醒了,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我,嘴里发出了尖叫声,然后我就又啪的一下挨了狠狠一个巴掌。
    “你自己爬上来的,还打我?”
    我也真是气的不行不行的。
    宁小秋听我这样说,看了看四周,也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她也是一脸的尴尬,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我却是忽然心中一动,一把捂住了她的红红的嘴。
    宁小秋以为我一气之下,要把她强暴了,吓得脸都白了。她想要叫些什么。
    我却在她耳边低声吼道。“闭嘴!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我听到海岩后面,传来了一阵低缓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很轻,似乎是在偷偷的接近我们。
    “难道是什么野兽过来偷袭?”
    我没管已经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的宁小秋,却是捡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缓缓的从海岩那边将脑袋探了出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我顿时大吃一惊,千想不到,万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
    海岩那边偷偷朝着我们过来的,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两个人,而且还是我的熟人。
    是我的前女友小柔,还有她的现任秃头赵威!
    这一对狗男女,居然也没死,被冲到了这孤岛上。

第五章 起了冲突


    小柔的五官长得不是特别完美,但却是很有气质的那种女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大家都叫她清纯女神。
    当初我追她,就是觉得她漂亮清纯,可是没想到后来居然发生了那种事情。
    我才知道,小柔的清纯都不过是装出来的,她太现实了。
    而现在的小柔,看起来就更不怎么美了,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不说,一张脸也憔悴的不行,那秃头男也跟个难民似的,走路都要走不动了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艰难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应该是看到这边有光,这才过来的。
    “赵总,是你?”
    宁小秋见到不是野兽,是有人过来了,也是大喜,而且看她这样子,居然还认识赵威这个秃子。
    不过,我仔细一想,也觉得很正常,宁小秋、赵威还有我都是江远市的人,这赵威和宁小秋都是有钱人,富二代,相互认识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要饿死了,你们有没有吃的!快给我!”
    秃子赵威一过来就一屁股坐在篝火边上,急吼吼的喊道。
    “有啊,这个给你,快吃吧!”
    我还没出声呢,宁小秋就急急忙忙的从旁边那支破行李箱里面,把那两盒黑巧克力都拿出来,送到了那秃子的手里面。
    这秃子赵威看到有吃的,眼睛都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更过分的是,他把两盒巧克力都紧紧抓在手里,都没想过给小柔拿一点。
    小柔只能在旁边瞪着眼睛流口水。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就伸手要从那秃子手里面拿一盒,这小子怎么也该分给小柔一半啊?
    然而,这渣男还特么的不想给,不但拍开了我的手,一边吃,还拿眼睛瞪我。
    我心底顿时火冒三丈,劈手就从他手里面将两盒巧克力全都夺了过来。
    赵威愤怒的盯着我,嘴里骂了起来,“穷酸鬼,你干什么?东西拿来,不然当心老子要你好看!”
    看这嚣张的样子,我心底就一阵不爽,吃我的东西,还有理了是吧,我早就想揍他了。
    我一步走上去,揪住他的衣领,一拳就砸在他鼻子上,他被我打的差点一头栽倒过去,鼻子里面也有鲜血流出来了。
    这货怒了,冲起来就想来干我,然而别说他现在饿了一整天,就是他平常时候,也就是个肥猪一样的东西,哪里是我的对手?
    我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就把他打的躺在地上,一时疼得都站不起来了。
    “你还要让我好看?你来啊!”
    我冷笑着说道。
    赵威躺在地上只抽冷气,嘴里骂道,“有本事你让我吃饱了再来,现在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但刚刚说了一个字,宁小秋就朝我愤怒的喊了起来,“你闭嘴!”
    她很厌烦的看着我说道,“你怎么能打人呢?把巧克力拿来!赵总他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你还吝啬这点东西?”
    听了她这话,我他妈真是服气了,这女人长没长眼睛,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都看不明白?
    我呵呵一笑,实在是不想搭理她,却是将手里面的巧克力,拿出一盒,递到小柔了的面前,“小柔,你先吃吧。”
    小柔接过我手里的巧克力,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似乎很感动的样子。
    宁小秋皱着眉头看着我,到现在她才隐隐明白我为啥要打赵威了。
    宁小秋刚才见到熟人赵威过来,一激动,却是把后面弱弱的小柔一下就给忘了。现在见到我的举动,她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刚刚赵威的举动很是渣男。
    发现自己误会了我,宁小秋顿时神色又尴尬了起来,“对不起,我……”
    “行了,你不用说对不起,你做的蠢事还少吗?”
    我摆了摆手,也是没好气的说道。
    宁小秋见我不买她的账,也有些气愤,嘴里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点吃的吗,明天我就找更多来!”
    赵威也在旁边怨毒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他却是眼巴巴的看着小柔,“小柔,对不起,刚刚我实在是太饿了,脑子也不清醒,就把你忘了,我……”
    小柔朝他温柔的笑了笑,居然把手里面的巧克力拿出一大半,塞到了他手里,“没事,我不在意的,这些你拿去吃吧。”
    我见了这一幕,真是一肚子气,坐在篝火边上,也不说话了。
    我心底知道,小柔还是想巴结着赵威。毕竟他们虽然流落了荒岛,但是飞机失事,这可是能惊动国家的大事,要不了多久,救援队就回来,大家就能重新回归社会。
    赵威的背景和财力,让小柔还是想讨好他。
    “老子为你出气,惹得一身骚,你倒好,还是跑到这秃子身边去了……”我低着头,心底只觉得无比的郁闷。
    没过多久,赵威他们就吃完了那些巧克力,力气稍微恢复了些,但还是觉得饿。
    宁小秋就说,“没事,沙滩上有很多螃蟹呢,好像是大眼蟹,明天我们就去捉来吃!”
    赵威听了很高兴,“大眼蟹啊,这个我知道,他们的洞穴外面都有沙塔,很好捉的。”
    “你懂的还挺多嘛!”
    宁小秋很高兴的说道。
    “小意思,小意思啦,以前我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当教授的时候,跟着几个生物学家偶尔学了一点罢了。”赵威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
    “在加你福尼亚大学当教授?这么厉害?你教什么的?”
    宁小秋惊呼了起来。
    “我不是经营公司很出色吗?在美国那边就当选了杰出青年企业家,然后人家就请我过去讲课。都是侥幸啦。”
    赵威越说越来劲。
    两个女人都非常佩服的看着他,他们聊得高兴极了。
    只有我在一边闷闷的不吭声,心底一阵冷笑,这货净他妈会吹牛。
    洞穴外面有沙塔?那是沙蟹好不好,大眼蟹的洞穴根本没有这种明显的特点。
    还有什么在美国大学当教授,也完全是瞎扯,这逼经营公司很好?这货的公司我知道,叫什么软果,也是家广告公司,和我是同行。
    他们公司的作品,经常被我们上司拿来当反面教材教训我们。如果不是靠着他叔叔和他老爸的关系,他的那破公司早就倒闭了。
    总之,这货就是个靠爹的废物,在女人面前,倒是牛皮都要吹上天了。
    赵威和小柔他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又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天很快就蒙蒙亮了,红彤彤的太阳从海天相接的地方升起来,将海水映照的一片通红,波光粼粼的,相当美丽。
    “天亮了,我们去找点吃的吧!”
    宁小秋伸了个懒腰,很开心的说道。她这个动作将她身体的完美曲线,都给展露了出来,凹凸有致,在朝阳下,显得非常美,我看的都有些发呆。
    “我大展身手的时候来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