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要进去了=开着舒服的suv

手抓着裤子不放手,段飞也扒不下来。见刘寡妇眼圈已经红了段飞也不敢硬来了,只好放手,对刘寡妇微微一笑。

“不看就不看吧,那我继续帮你按摩。”

 

“不用了小飞,婶子……回家了。”刘寡妇说完挡开段飞伸过来的手,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段飞不禁有些懊恼,心想自己是太心急了,这刘寡妇不像田玉芬,看来以后也不会来他家让他按摩胸部了。

 

想到刚才刘寡妇露出的风景段飞不禁又心血澎湃,刘寡妇的肯定比田玉芬的好看,有机会一定得好好看看。

 

这次村里是真弄了个卫生室,就在村部里空出了个屋子,又弄了两张病床,大夫需要的普通设备也基本齐全,还真像那么回事。

 

第一次上班难免会让人兴奋,段飞左看看右摸摸,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撩起衣服贴在自己的胸口,听着心跳声。段飞家传的是中医,只号脉,不用这东西,所以他对西医的东西很是好奇。

 

“你干什么呢?”

 

段飞正玩的来劲,一个二十来岁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儿走了进来。这女孩儿叫曹梦珍,村支书的侄女,长的倒是不难看,大眼睛小嘴的,皮肤也白,就是有点胖。

 

“没干啥,玩玩。”段飞把听诊器放在桌上,拉过一个凳子坐下,笑呵呵的看着曹梦珍。“这是我的东西,你只是个临时工,以后别乱动我东西。”

 

“什么叫你的东西,这都是村里的,你能用我也能用。”段飞心说这小娘们不太好相处,妈的第一天上班就给他脸子看,哪天有机会用自己的大家伙弄弄她,保准让她老老实实的。

 

“哟,你个小屁孩话还真多,叫你别动就别动,再敢乱动小心姐我收拾你。”段飞一撇嘴,“你多大呀就自称是姐,我可不是小孩,你吓唬不了我。”

 

“多大?我都二十一了,比你大三岁呢,你个小屁孩。”

 

看来这曹梦珍来之前已经打听过段飞了,段飞呵呵一笑:“我小,我可不小了,要不让你看看?”曹梦珍一听也来劲了,“好,你让我看,看看你哪不小。”

 

说归说,但段飞不能真脱了裤子让她看,这大白天的,要是在这把裤子脱了那这曹梦珍还不说他是耍流氓呀。

 

见段飞光说不做曹梦珍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趴在段飞面前的桌子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你要不敢让我看以后就得叫我姐,听着没?”

 

虽然穿着件白大褂,不过天气热曹梦珍并没有系扣子。她往桌子上一趴里面的圆领子也耷拉了下来,黑色的胸罩看的一清二楚。可能是她胸罩有点小,罩不住她了,大片春光都露在了胸罩外面,段飞看的双眼发直,下面早就有了反应了。

 

顺着段飞的眼神曹梦珍一低头,随即发现自己走了光,脸上顿时就红成一片,抬手就在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个针管,站直身子,“好你个小坏蛋,敢偷看我,看我不给你扎一针。”

 

一见曹梦珍拿起针管,段飞起身就往外跑,也没注意外面有个人正往里走,直接就把那人给撞了个腚墩儿。

 

“呀,是大贵哥呀,我没注意,你啥时候回来的?”

 

段飞急忙上前把王大贵给扶起来,这王大贵今年不到三十,在县城打工,段飞没想到他能跑到这里来。

 

王大贵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也不在意,朝段飞呵呵一笑,“昨晚到家的,听说刘寡妇快死了都让你给治活了,又听说你到村里上班了,我才上这找你让你给看看。”

 

“咋了大贵哥,你哪不得劲呀?”段飞笑呵呵的看着王大贵,王大贵看了看门口还拿着针管子的曹梦珍,没说话。

 

“哪不舒服我给你看,你进屋来吧。”曹梦珍放下针管朝王大贵说道,她第一天来这上班也想出出风头,以后好压段飞一头。不过刘寡妇的事情她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相信,段飞才多大呀,哪能有那么厉害的医术?

 

“兄弟,不瞒你说,我在外面找女人得了病,这病在城里看太贵,看不起,所以才回村里找你给看看。”

 

等到曹梦珍进了屋王大贵才小声的对段飞说道,段飞一听就明白了,这王大贵肯定是在县城找小姐得了性病了。

 

“那行,大贵哥你跟我进屋,我给你看看。”

 

屋里面病床都能用帘子隔开,段飞直接把王大贵领导帘子里面,把帘子拉上,让他把裤子脱掉。

 

“我说你看个病怎么还鬼鬼祟祟的,再说看病得我看,你个临时工咋能随便给人看病呢。”

 

一见王大贵只找段飞看曹梦珍有点不乐意了,段飞也没在意,只是说了句“你不方便看”就不再搭理她。曹梦珍一心只想要压段飞一头,哪能听出段飞话里的意思,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

 

“我有啥不方便……呀!”

 

话还没说完曹梦珍就又跑了出去,因为王大贵已经把裤子脱了,她进了帘子刚好能看到王大贵的那话儿。

 

“说了你不方便。”段飞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

 

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

>>>全文在线阅读<<<<

返回顶部